慧通人工智能網

  • 【十九大人事安排】汪洋“出關” 五年磨劍就等十九大上位

  • 發布時間:2016-07-08 09:15 |來源: 風漂娛樂

正在美國訪問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近日頗受關注。除了此次美洲行的經濟戰略層面交流和為習訪美鋪的,坊間突然傳來他將在2017年十九大進入中央局常委的消息。事實上,汪洋十九大“入常”本就“十拿九穩”,此一提前“泄露”的消息不過是使其更多了一分可信度。同時這也意味著,決策層對十九大的人事布局已經悄然開場。

在中國政壇中,汪洋是一位頗有知名度,也被套上很多和“帽子”的官員,比如“娃娃市長”、“”、“不可靠”。這樣一位猛將進入核心圈,勢將引發中國局勢的深度調整。作為一位色彩濃厚且敢于突破的猛將,汪洋上位之后將在全面深化進程中發揮自身優勢,成為習的重要助手。與此同時,他行事做法中的一些爭議點和局限亦會被放大,因此需更為權衡持重、謹言慎行。

十九大“”遭泄

6月23日至24日期間,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在美國舉行。主持對話的有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及國務委員楊潔篪,美國總統奧巴馬特別代表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和財政部長雅各布·盧(Jacob Lew)。多認為,汪洋、劉延東、楊潔篪此行是為中國國家習9月訪美鋪。在此之前,成為國務院副總理的汪洋已經多次扮演習代表的角色。

最近一段時間,汪洋在中國高層議程中頗顯活躍。此番訪美只是汪洋美洲行的一部分,稍后他還將連訪古巴、巴西,并主持召開中巴高層協調與合作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同一時期,官媒報道出,汪洋又兼新職,出任國務院第三次全國農業普查領導小組組長。

然而,在場中最具震撼性的一則消息卻是來自于坊間。據悉,汪洋目前在惡補英語,他本人還曾無意中透出口風說,“不能不學,下屆外訪任務多,不掌握一兩門外語不方便。”據此分析,他將在十九大上接替到齡退位的現任局常委兼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

以張高麗和汪洋的職務性質來看,這種接換確實較具可行性。這主要是因為,二人的職務具有相當的關聯性。張高麗與汪洋都是國務院副總理,配合李克強在國務院的經濟工作。張高麗主要分管的領域是財政、發展、、國土資源、金融,汪洋則側重農林、水利、商貿和旅游。1946年生的張高麗在十九大時將71歲,而1955年生的汪洋才62歲。不排除高層當時把汪洋安排到這一就是為實現與張高麗的前后相繼。

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產生于2009年,,中方代表一直由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擔任。王岐山之后得以進入局常委會,似乎也預示著其繼任者汪洋未來的良好預期。

因此,坊間突傳汪洋將接替張高麗,似乎是提前泄露“”,實則是對既有安排的進一步確認。一方面,這種人事安排自有其合理之處;另一方面則說明,在此一階段,中國局勢已然十明朗,高層或已就此達成共識,也就不必遮掩。除此之外也要看到,在即將召開之際,突然出現這一重要人事信息,說明在人事層面的布局已經悄然展開。

五年磨一劍 猛將終將登臺

以汪洋的資歷和他目前在中國政壇中的定位和期待,在十九大時再上一層樓已是“十拿九穩”,甚至在時沒有“入常”就令頗感意外。主要的原因或許正是在于汪洋一度值得驕傲的年齡上。如果汪洋在時就入常,勢將在十九大連任,而且在二十大時67歲還能勉強“過線”。但這種情況是不會被允許的,更何況時下的領導集體正注力打造一個集中統一的高層運行機制。

除此之外,中央或許還有另一層面的考慮,這可能也與汪洋的年輕有關。汪洋在中國政壇享有極高的知名度,除了他本人對的態度和努力因素,還主要源于兩件事,一是南巡時的特意提點,二是他主政廣東后與時任委的論戰。

可以想見,經提點后,組織系統自然會將汪洋納入重點培養群體,這為他后來的升勢奠定了基礎。而他與之間的論戰一方面阻抑了的任意發揮,為中央減輕壓力,另一方面也使自己名聲大噪。已經因為和“線”錯誤傾覆,而汪洋亦受自己當時的所。

中國講究集中、統一、團結與服從,十分忌諱地方、單位和個人過于突出,“百家爭鳴”。因為這將不可避免地降低中央的話語權,削弱其權威。姑且不論這種制度的利弊,至少是在時下中,汪洋如果不能夠適當鋒芒,或許將難以適應高層,受到相應的制約和壓力。

比如汪洋在第五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期間,以“夫妻”比喻中美經濟關系即被指不當,并受到高層。而在第七輪的中美對話中,汪洋又表示中美都承受不起不合作或對抗的代價,中美對話不是聾子間的爭吵,則更合乎中方的立場和觀點。

汪洋履歷十分豐富,起步于“五七”干校,任職過地方共青團,擔任過國務院副秘書長,并曾擔任重慶和廣東兩個重要級省市的“一把手”。如果細看的話,他在各個職位的任職時間都比較短暫,跳躍性較大。汪洋在擔任廣東“一把手”時不僅拋出了與不同的“蛋糕論”,還有“幸福非恩賜論”、“幸福觀”、“騰籠換鳥”等口號,其中一些受到熱捧,卻也引發爭議。

而在現今,由地方諸侯發表這類議論的現象幾乎已經絕跡。進入中央之后的汪洋亦明顯低調內斂了許多。其原因既有中國生態的變化,也有汪洋本人的變化。如果說中央確實有意讓汪洋在國務院排名第三的副總理之職工作五年再“入常”,或許也是意在歷練和栽培,并更正掉先前的一些行事做派。不論是在接下來兩年多時間中還是在成為局常委之后,汪洋都需要更注意顧全大局、權衡持重、謹言慎行、拿捏分寸。

在汪洋身上,現在決策層所重視的因素,或許正是當年所看重的那些,也即汪洋本人對的長期追求,以及勇猛果斷的行事風格。雖然在一些細節問題上有欠妥之處,但這些因素正是當下亟需。

在習執政兩年后,其全面深化的宏大戰略已經碰觸“難點”、“痛處”,遭致某種抵制和反彈。這時就更需要一些敢闖敢干的人物,推進其部署。而思維活躍、行事果斷、善于開拓新局的汪洋正是此方面的能手。待其學習更正歷練之后,再被賦予更重任務更高就勢成必然。

 
【十九大人事安排】汪洋“出關” 五年磨劍就等十九大上位。

 

  • 相關閱讀:
134曾道人 一肖中特平 仪征免费麻将下载 买股票规则 云南时时彩开奖码-点击进入 足彩胜负彩比分直播百度云 瑞波币注册 欢乐升级下载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1 今天瑞波币价格 哪些彩票停售 秒速飞艇开奖是统一 内蒙古时时彩五星走势一Welcome 最好的vr赛车游戏 优博彩票平台网址 福利彩票25选5开奖结果 瑞士对瑞典比分预测 重庆时时彩过年放假吗